.
<menuitem id="rpbl7"></menuitem>
<var id="rpbl7"></var>
<cite id="rpbl7"><span id="rpbl7"></span></cite>
<cite id="rpbl7"></cite>
<cite id="rpbl7"></cite>
<var id="rpbl7"></var>
<var id="rpbl7"><video id="rpbl7"></video></var>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梵行

日第200章 白日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鹏鸟展翅,转瞬千里。

    走走停停,复行五日有余。

    午时,终于在一家小店前驻足。

    望方圆数十里遍地黄沙,唯有此间一家。

    店外灯笼高挂,又有一幅竖联。

    饮马渡秋水

    白骨乱蓬蒿

    寥寥几字,未免凄凉。

    ……

    砰砰砰!

    “店家!胡大哥!”

    铁木旗上前拍门道,门上一层薄灰。

    扑通!

    木门倒下。

    屋内空幽,无一人。

    “团长,诸位!”铁木旗回头与白言拱手道:“是我的过错,我不知……”

    白言摇摇手道:“无碍,有落脚处便可。”

    众人便入了这小店。

    点燃半截烛火,里头终于有些光亮。

    室内一团乱。

    桌椅破烂,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

    涯婧右手捏着下巴,装作在捋胡须。

    摇头晃脑地道:“这里,必定发生过打斗!”

    “废话!”

    众人不禁无语。

    涯婧搞怪地吐了吐舌头。

    只有铁木旗神色焦急,满面担忧。

    星途踏着肉掌来回踱步,用鼻子嗅着气味儿,随后嗷呜了几声。

    “铁木旗大哥放心吧,这里没有残留的血腥味,人应该没事。”

    小嘉安慰道。

    “唉!希望吧。”

    铁木旗重重的叹了口气,摇摇头。

    “大家先散开!”

    白言见屋内有些灰尘。

    抬起右手,一道白茫发散。

    下一瞬,这屋子内已经覆盖了一层微薄的冰面。

    又听白言打了一个响指,冰面破裂化作无数道碎片,朝着白言袖口飘去。

    屋内已是一尘不染,洁净非常。

    所有灰尘都被那一层冰面带走。

    “这些我来吧!”

    小嘉望着那些破烂的桌椅说道。

    只见其玲珑玉手捻作兰花,乳白色的界力犹如牡丹绽放。

    随后,只见桌椅悬浮而起,一些木块碎片也一一升起,并且朝着桌椅破烂处拼凑而去。

    不多时,桌椅已经恢复完好。

    钱墨生惊叹道:“这难道是?空识类界力的变种?时间界力?”

    刘文平在一旁,却是摇摇头道:“桌椅是拼凑而成,而非回到过去状态。这小姑娘的精神力相当强悍。”

    小嘉嘻嘻笑道:“大叔说得不错!”

    刘文平一脸黑线,大叔?

    我这么老了?

    刘文平才三十来岁,被已经二十岁的小嘉这样称呼。

    众人落座。

    ……

    铁木旗在桌子上摊开牛皮纸地图,地图上是这座悬界的大致地貌。

    这座悬界名为“白日曛”。

    由于整个悬界地势都比较低洼,未有高处遮挡。

    所以只要出现太阳,整个悬界几乎都会被笼罩在阳光下,受烈日熏烤。

    故此名。

    “诸位请看!”

    铁木旗的手掌是普通人的两三倍大,手指也十分粗壮。

    他指着地图一处,标注着兽人盆地四字。

    盆地呈圆形,仅有南面一个缺口,缺口是一条瀑布。

    “我们兄弟正是趁夜从此处潜水逃出。”

    铁木旗拍了拍胸脯道。

    刘文平上前一步,沉声道:“这盆地靠山面水,看来是一块风水宝地呐。”

    “您是说?”

    铁木旗见刘文平如此说,恭谨道。

    刘文平出场时,与白言并排而立。此人虽不是分团长,但是地位定然不低。

    铁木旗如是想到。

    “不错!三面环山,一面环水,应当是一块极佳的风水宝地。”

    钱墨生嘬了一口烟杆,又吟道:“若是没猜错,你们部落应当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看来,这赫利俄斯不单单是看上了你们兽人部落的劳力呐。”刘文平应和道。

    “我说他们怎么迟迟不把我们抓走,原来在这里还别有企图!”

    铁木旗忿忿道。

    “你继续!”

    白言道,心中在思考着计划。

    如此。

    铁木旗又将这四周分布、地势等等逐一介绍。

    ……

    “好!咱们先稍作修整,傍晚我和流姑娘以及铁木旗大哥一同前去探查一番。”白言道。

    “我也去看看吧。”

    刘文平道。

    “是!团长!”

    其他人领命道。

    “哼!不带我去!”

    涯婧撅着嘴,双手叉腰斜着望向窗外。

    “小朋友呀!”小嘉无奈道:“你在这里可比跟过去更有作用哦!”

    “真的吗?”

    涯婧瞪大了眼睛。

    “当然,这座屋子可不能被赫利俄斯的人发现咯。”

    小嘉说完,从袖口拿出一支透明的的令牌递给涯婧。

    “这是?”

    白言见到这个,眼神又变了些。

    “伪装赫令,这不是唤谷谷主才有的东西嘛?”刘文平疑声道:“流姑娘,你……”

    “额……家父流权。”

    小嘉见在座几位都与黑衣有着些许关系。

    若是再隐瞒自己身份,恐怕说不过去。

    “先前隐瞒身份,主要是担心不便在浩瀚行走。还请莫怪!”

    小嘉学着涯婧吐了吐舌头说道。

    “流权之女?”

    铁木旗惊叹。

    虽然猜出了此人是唤谷之人,却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层特殊关系。

    “还请诸位帮我们隐藏身份,这位小朋友是我童时的玩伴。”小嘉牵着嘟起嘴的涯婧。

    “若是有机会,代在下向流权大人问好!”

    白言忙拱手。

    “姓流?流姑娘?我早该想到。”

    钱墨生喃喃自语。

    ……

    “行啦行啦,我们先解决铁木旗大哥的事情吧。”

    小嘉俏脸一红。

    见众人如此钦佩自己的爹爹流权,小嘉心中不免有些许骄傲。

    “对了!敢问流姑娘,您出了唤谷是何意?”

    众人皆坐着休息,钱墨生不禁拱手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涯婧举起手,俏皮的掩嘴一笑。

    涯婧不怀好意地望着小嘉,眉头轻佻,嘴里发出“嘿嘿”声。

    “还不是帮这位小朋友解相思之苦!”

    小嘉眼珠一转,与涯婧做鬼脸道。

    “我了个去!”

    见小嘉洋洋得意之态,涯靖忽地眼睛瞪得老大,她怎料小嘉竟然反将一军。

    涯婧正欲开口:“才不是呢!我……”

    “唉,可惜啊!这人至今了无音讯,也算是苦了这小朋友咯。”

    小嘉使了个眼色,涯婧才会意。

    若是直说她们是特地出来寻找临渊,这样恐怕有些不妥。

    临渊在这些人心中,甚至在铁木旗眼里乃是信仰般的存在。

    七人又谈天说地,聊了许久。

    ……

    傍晚。

    铁木旗唤出地龙苍兽,带着白言与刘文平。

    小嘉则骑在星途背上。

    四人两兽趁着昏暗的光,朝着远处而去。

    ……

    “好嘞!我要使用伪装赫令了!”

    涯婧双手叉腰,手里拿着透明的伪装赫令,嘻嘻笑道。

    “姑娘!稍等!”

    一个声音骤然从屋外传来。

    来人手里拧着一张罗盘。

    他穿着一身灰色粗布衣,脸上挂着邪魅的微笑,一头白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彩18选7怎么玩_重庆快乐十分怎么样-竞彩怎么样 红海行动| 世界互联网大赛| 死神来了2| 硼酸| hold| 惊魂绣花鞋| 郑秀晶| 粮食安全白皮书| 知网| 冲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