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item id="rpbl7"></menuitem>
<var id="rpbl7"></var>
<cite id="rpbl7"><span id="rpbl7"></span></cite>
<cite id="rpbl7"></cite>
<cite id="rpbl7"></cite>
<var id="rpbl7"></var>
<var id="rpbl7"><video id="rpbl7"></video></var>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座修仙岛

第三十六章 天玑智多智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入夜,原本在岛礁附近的伤员也已转移到镇上。

    张迟躺在木榻上,背靠着两个藤枕倾听着此刻屋内的谈话。

    “将军,那天玑镇既是七星岗大阵枢纽之一,必是有着剑阵庇护,此外我等在攻上岛屿之时,并未瞧见那天玑一脉真传弟子现身,只怕此刻也是藏匿在这小镇之上。”陈驰已经带着罗川前来汇合,也算为苏宁平添了一份战力。

    韩伯当双眉微皱,“日前得知,那天玑一脉第一真传娄剑光,号称智多星,此前的分割包围,岛礁埋伏,只怕都是他献计。”

    话音刚落,外面又传来了一阵喊杀声。

    “今夜已是第九波了,天色暗下来后,此处便成了他七星剑宗弟子来去自如的营地,不过好在剑兰伯早有准备,几次伏击,倒也让对方没有占到半分便宜。”陈驰一手摸着下巴,眼见着苏宁连升两级,百花岛宁氏更是威势逼人,他已经将自己的身上打上了苏氏的烙印,如今已是自然而然地为了苏宁权衡利害。

    陈驰思忖片刻,便主动开口:“不过明日我等出兵攻打天玑镇,也并非没有任何胜算。我从岛礁上俘虏的三千多名奴仆,都被我带来,从他们那里缴获了二十辆投石车,五十架床弩,我等大可先以这些攻城器械来破开天玑镇守护剑阵,随后再大举攻城。”

    “陈兄,那天玑镇到底有何宝物,开战之前这武国与你火山岛坊市倒也有些贸易往来,怕是在这一路兵马之中,你对着七星剑宗的家底,知悉最深吧。”苏宁眯着眼笑道。

    “具体还得杀进镇里才能知晓,不过目前获知,倒是有一口下品灵泉和一处地煞子源。”

    “下品灵泉和地煞子源?”苏宁顿时双眼一亮,“七星剑宗一座小镇便有如此底蕴?”

    陈驰长叹一声,“实不相瞒,这七星岗岛屿不大,不过和一些侯爵领地相当,但这七星岗主峰下,却有一条下品灵脉。”

    苏宁猛地站起身来,“下品灵脉?便是在我离国也只有三条下品灵脉吧。”

    “在千年以前,这七星剑宗乃是囊括武国、离国等七个岛国的庞然大物,其宗门之内,更是有着真人境以上的修士,这下品灵脉,原本也有七条。”

    苏宁双眉紧锁,“既是以七条灵脉为阵,如同这山下的七座小镇,那岂不是说,七星剑宗的主宗另有所处?”

    陈驰指了指脚下,“此处唤作七星岗,以前可是唤作七星主峰,峰落被至强者一剑削平,也就成了岗。”

    燕杰张了张嘴,“那看来是这七星剑宗的先辈得罪了人,不过如今能复宗招揽这么多门人弟子,距离中兴只怕也只差一位真人之上的强者了。”

    “天玑镇有多少兵马?”苏宁沉着脸问道。

    “据战前我军细作汇报,天玑剑脉有真传二十一人,内门弟子三百余人,外门八千,奴仆怕是不计其数。”

    苏宁冷笑一声,“此前鏖战一场,整个七星剑宗除了岛礁上的防线布置得无懈可击以外,怕是其他各处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破绽吧。”

    “我便不信白日一战后,他天玑一脉还有这么多修士。”

    陈驰沉吟片刻,“此前将军你率军离去后,这些岛礁上的修士就被我方几大真人联手击溃,其中真传青衫便当场陨落了近二十人,方才这一份密报,怕是只能算六七成。”

    “可我军也只有五千余众,而且是攻坚战,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韩伯当沉着脸,“即便如此,我等明日也该摆开阵势去试探一下敌军虚实。”

    一番权衡之后,苏宁又问及中路大军进攻寒山岛的情况,却被告知,大军在海上也遭遇了武国寒山公麾下水师,两军鏖战一场,各有死伤,如今中路大军推进到一个小岛上驻留。

    “但愿老爹和大兄能平安无事吧。”苏宁心中长叹一声,在见识了七星剑宗的底蕴之后,他对苏业的修为有些担忧,反倒是苏震,他能在这么多清气境的子爵之中脱颖而出,被封为一岛伯爵,镇守离国西南角,显然有独到之处。就像他的大舅宁有藩,今日以一己之力杀穿剑阵,为自己解围,不也没有暴露自己成名多年的绝技吗?

    隔着几十里外的天玑镇上,此刻灯火通明,在沿海的那一座小镇失守之后,坐镇这里的第一真传娄剑光便下令全镇戒严,他将哨兵派出二十里外,没一刻钟便会回传一次快报,倘若半个时辰内未有密报,那便是出事了。

    “都说说吧,师尊已然陨落,此番我等该何去何从。”十三袭青衫在堂下落座之后,门外镇守的蓝衫已经将房门给掩上,抽出长剑戒备着,十丈之内不容外人靠近。

    排行第三的真传洛剑枫轻笑一声,“我等几岁便上山修行,二师兄莫非是在说笑不成,除了护宗死战一场,岂能临阵脱逃。”

    “韩剑理,你若想离宗,那便自费修为,留下宗门赋予你的一切,便可安然下山。倘若你背叛师门,我等师兄弟可不答应。”脾气更为火爆一些的姚剑国则是对他怒目相视。

    “诸位师兄先莫动气,二师兄此论倒也和如今宗门高层不谋而合,宗主闭关不出,那离国左都督解真便无人可制,我等上前不过是凭白送死而已,便是那些长老们也都纷纷避战。”年纪最小的青衫剑修长叹一声,“倘若明日攻打我天玑镇的大军中有真人境修士坐镇,只怕我们镇上这天玑剑阵,怕也守不住几时。”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咱们师兄弟可以为宗门尽忠,但我们天玑一脉,却不可断绝了。”

    一时间,在座的十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老三、老五,你二人方才最闹腾,一并回山门去吧,带上一批人,回去守山。”最终还是娄剑光一人拍板。

    “大师兄,我留下吧,让五师弟回去。”洛剑枫立即抢着回答道。

    “我在天玑一脉排行老五,若是此番接令回去守山,只怕分量不够,难保宗门高层没有怨言,那些个师叔师伯们别看平日里对我等倒是十分爱护,那是以前,如今师尊陨落,只怕我等也像凡尘里庶出子女,会受些排挤。”姚剑国黑着脸说道。

    “老三老五一起回去,另外在座的还有那一位师兄弟愿意一同回去守山的,也可以跟着,镇上的弟子们,也都自凭意愿来去,不得阻挠。”

    “是。”

    下半夜,议事堂内只剩下九袭青衫。

    “大师兄,内门弟子只剩下一百零五人,外门弟子三千余众,奴仆倒是还剩下四万多,几乎没走。”出声的仍然是此前开口那名小十七。

    话音刚落,娄剑光身旁的韩剑理冷笑一声,“只怕他们都惦记上宗门的那一处传送阵了吧,只可惜啊,真传和内门弟子倒是有些机会离去,外门之中,沾亲带故的也有机会,那些奴仆跟着去,怕是只能沦为炮灰。所幸大多人看得真切,倒是我们这些师兄弟中,有不少人猪油蒙了心,有些……”

    “够了。”娄剑光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二师弟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大师兄,也别怪师弟没有提醒你,你若要有所决断,那便尽早,若是晚了,只怕也保不住多少好苗子。这锦上添花,倒不如雪中送炭。”

    说着,韩剑理打了个呵欠,抬脚走外走去,“困了,诸位师兄弟,我先去睡了。”

    门再次关上,娄剑光面色青一阵白一阵。

    “各位都散了吧,且养足精神,明日必有苦战。”小十七站起身来,朝着左右摆了摆手,众人互相看了一眼,也只得纷纷起身朝着娄剑光一礼,“大师兄,我等告退。”

    目送众人离去之后,小十七一屁股坐落到娄剑光身侧,“大兄,你素来以果决狠辣闻名,为何今日便迟迟不做决断。”

    “你说那镇子上的当真是百花岛的剑兰伯?你那二师兄既然知晓他不能继承百花侯的爵位,为何还暗地里向他投诚?”

    小十七心中一颤,果然,二师兄韩剑理所做的一切,终究是没能瞒过自己这位同胞兄长。

    “那大兄以为如何?”

    “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明日倘若是那剑兰伯或他长子亲率大军前来,我等可严阵死守,可若是今日沙滩前大发神威的那一位仙桃男率军前来,我等且容他攻杀一阵后见机行事。”

    小十七面色一惊,“大兄,你莫非不选那剑兰伯,反倒看好那仙桃男爵不成?”

    “方才你二师兄送我一句话,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便是要让为兄审时度势,尽早归降,莫要到宗门山穷水尽之时,那时我等便没了分量。”说着,娄剑光轻笑一声,“可他却不知,择一生角顽蛇,远比一迟暮猛虎来得好。”

    “你二师兄,终究还是鼠目寸光,看不到这七星岗外的无尽大海。”

    小十七心中微微一突,他懂人情世故,但这般算计反复,他却很难深究。不过既然是大兄决策,那应该是对的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彩18选7怎么玩_重庆快乐十分怎么样-竞彩怎么样 粮食安全白皮书| 废柴老爸| 知网| 42岁何琳罕见晒照| 逃出生天| 霸王别姬| 陈明忠病危| 黑金| 陈情令韩国定档| 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