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item id="rpbl7"></menuitem>
<var id="rpbl7"></var>
<cite id="rpbl7"><span id="rpbl7"></span></cite>
<cite id="rpbl7"></cite>
<cite id="rpbl7"></cite>
<var id="rpbl7"></var>
<var id="rpbl7"><video id="rpbl7"></video></var>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门秀色:医女当家

(第264章 (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余伶今年十四,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

    她是名门世家出身,从小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余家又和萧家是姻亲,她跟着沾光,以前出门做客,许多贵女都巴结她。

    但这两年余家和萧家关系不好,她没再去过萧家,那些贵女们似乎也有所察觉,见风使舵,渐渐疏离。她憋着气,高傲的心气儿却没因此降下来。从去年开始,她娘就在准备着给她说亲,可挑来挑去,总是不尽如意。

    余二夫人宠着她,总想着要给女儿最好的,而且反正她还小,不着急,便拖到了今年。谁成想,会出了余氏的事儿,影响了整个余家,害得她不得不尽快定亲,标准也从世家子弟降到普通进士。

    今天来相看,她原本是不愿意的。

    商人之子,定然一身铜臭气,斤斤计较,粗鄙庸俗。

    她一个名门闺秀,怎能如此低就?当场就气哭了。余二夫人哄了她好久,半拖半拉的来了会客厅。

    江沅和余二老爷近来的时候,她还背着身,看都懒得看那‘商贾出身的进士’一眼。

    可江沅一开口她就忍不住一愣。

    这人声音太好听了,清雅干净,含着三月春风的和煦和夏日暖阳的柔和,寸寸如缕,直吹进了她心底。

    她忍不住回头,隔着屏风只隐约看得见一道模糊的身影。

    就这一个身影,便让她想起芝兰玉树。

    她又忍不住弯腰从旁偷看,刚好听见那一句“但婚姻大事,皆由父母做主。祖母还在途中,待她老人家入京,与家母商议后,再行决定。”,也看见了他脸上浅笑儒雅的笑。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余伶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比府里的两个哥哥都好看。

    余二夫人正因江沅有一继母而不满,见女儿趴在屏风口眼看着都要栽下去,连忙伸手去拉回来,并扶正有些微晃的屏风。怕惊动屏风那边的两人,直接将红着脸的女儿拉走了。

    “娘,您干什么啊?”

    余伶正看得痴迷,江沅谦谦君子,一举一动都牵动她的心。冷不防被母亲拉走,她不满的嘟嘴抱怨。

    余二夫人停下来,瞧她红扑扑的脸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是瞧不起商人出身么?”

    余伶眼神闪烁,揪着衣摆,羞赧道:“您和爹不是说,我现在没别的选择了吗?再说…”

    她咬了咬唇,小声道:“我觉得他也不错,看起来没我想象的那么粗鄙不堪,又是探花郎,将来肯定前程似锦。”

    姐儿爱俏。女儿养在深闺,见了江沅这等难得的俊秀男子,会动心也正常,余二夫人倒是理解。

    她暂压心中不平,边走边道:“没太多选择,也不代表就非他不可。”

    余伶瘪嘴,撒娇道:“娘…”

    余二夫人瞪她一眼,恨铁不成钢道:“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看见个翩翩如玉的公子就走不动道了,哪还有大家闺秀的矜持端庄?”

    余伶委屈,“分明是您和爹让我来相看的…”

    余二夫人又瞪她一眼,“那我现在反悔了,这门亲事不结了。”

    余伶不依,扯着她的袖子,“娘…”

    余二夫人瞧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又气又恼又无奈,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男人长得好看顶什么用?你现在小,不懂事,嫁人要的是体面,是风光,情情爱爱的能当什么吃?你看看萧二夫人带来的那个女儿,人家还是个平民出身,父亲就是个秀才,都能入国公府做世子夫人。你可是千金闺秀,难道还不如她?没的这样自贬身价,也不怕遭了笑话去。”

    周氏改嫁萧时的第一个年头,萧家排年宴的时候,余伶跟着母亲去过萧家,自然也是见过季菀的。那会儿她才十一岁,尚且年幼,对萧家这个新夫人极其带来的子女更多的是好奇。

    季菀比她大几岁,她倒是没有太多攀比的心思,只是瞧着萧家表妹萧姝愤愤不平,对周氏母女很是不满的模样,言语中也尽是不满和轻视,她也生了些轻慢的心思。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

    这几年没见到过,年幼时候的不待见也随着时间渐渐消弭。这会儿听母亲说起,她先是一愣,心头有些不舒服。但随即想起江沅那张脸和举手投足的风姿,脸又红了。

    到底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情爱来临的时候,就再看不到其他了。

    “您不是说的吗,世家子弟我攀不上了,其他寒门子弟家底又太薄,我嫁过去还得靠自己的嫁妆过日子。江家家大业大,他是长子,将来当家做主,我若嫁过去就是正头夫人,不愁富贵。”

    那些世家夫人攀比的,除了身份,不也还有锦绣荣华么?

    反正她是和‘贵’无缘了,那摊上个‘富’也不错。那些大家夫人,除了底蕴深厚的,也没太多富的,没准儿以后还得羡慕她呢。

    小姑娘心思还是太过简单。

    余二夫人瞧女儿一头栽进去的模样,知道怕是说什么都无用了,叹了口气。

    “原先是这么想的。”她拍拍女儿的手,道:“可你刚才听见了,他有继母,也不知道他继母有没有儿子,如果有,将来保不齐会争家产。他一个商贾出身的公子哥儿,不爱行商偏爱读书,肯定是不擅此道。他父亲又已逝,剩下个祖母也必然年过半百,百年过后,就是他那个继母当家,她能不帮着自己儿子?你一个千金闺秀,哪里斗得过那等精于算计的商贾之妇?她顶着嫡母的名头,一个孝道就能压死人。”

    余伶的确是没想过这些。

    她眨眨眼,“咱们是世家,他继母再厉害不也只是个平民么?爹也说了,他是个有出息的,等以后升官了,整个江家门楣都要他来支撑,他继母还敢蹦跶么?”

    余二夫人倒是没想到女儿能想到这一层,颇有些意外。

    “往日里你不喜欢钻研这些后宅之道,如今倒是无师自通了。”她半是打趣半是感叹道:“看来我对你的精心教导,还不如个男人让你记忆深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彩18选7怎么玩_重庆快乐十分怎么样-竞彩怎么样 死神来了2|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 章子怡李安相聚| 千图网| 黑金| 孔子| 逃出生天| hold| 粮食安全白皮书| h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