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item id="rpbl7"></menuitem>
<var id="rpbl7"></var>
<cite id="rpbl7"><span id="rpbl7"></span></cite>
<cite id="rpbl7"></cite>
<cite id="rpbl7"></cite>
<var id="rpbl7"></var>
<var id="rpbl7"><video id="rpbl7"></video></var>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位面跑腿平台

第94章 我的脏辫子,时尚时尚最时尚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真是日了狗了!”于宴祖大呼出声时,眼中血色尽去,意识也恢复了过来。

    把在旁边守护着他的颜翠梅吓了一大跳:“你怎么清醒了?”

    她再三地观摩于宴祖,发现他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前的暴虐气息也消失殆尽,才略为放下心来。

    于宴祖莫名其妙:“我怎么就不能清醒了?”

    随后他才反应过来:“不对,刚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被……”

    他摸了摸记忆中被血管刺入的腹部,似乎还有些隐隐作痛,但伤口早就消失了。

    “你被血兽的血管刺伤了,我与蒙大哥联手将那条血管砍断,但剩余的那一截钻进你的身体里面了……”颜翠梅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听说血兽身上分离出来的血肉,在其仍有活性的时候可以寄生并感染所有的生物,甚至会让其成为毫无意识如同丧尸一般的存在……”

    呃,于宴祖想起了之前昏迷中在脑海中出现的那段文字,看来血兽的dna入侵已被那破,不对,神奇的系统给咔嚓掉了。

    至于那段血管,怕是早就成为他的养份了……

    “传说而已,又不一定是真的,你看我现在这不是一点事都没么?”于宴祖拍了胸膛,“我之前看过一部科幻小说,提到人的肠子其实是一条寄生虫,幼年的时候无法自主行动,只能与人类共生。在人体内呆了几十年后成长起来,如果那人还没死的话,它就会破出他的腹腔跑出来……

    “想想人的肠子都能是寄生虫子,体内多一条可能会寄生的血管什么的,又算得了什么大事!”

    颜翠梅听罢细思极惧,面色一变就差点吐了出来。

    “……只是一个科幻故事而已,你用得着反应这么大么?”于宴祖笑道。

    “不是,我是想到了之前吃过的猪粉肠猪生肠猪大肠什么的……”颜翠梅脸色铁青地说道。

    “呕……”于宴祖怕是以后再也无法愉快地享受各种肠类食物了,特别是大肠刺身……

    为了转移念头,于宴祖看向了另外一边,蒙虎早已拉开了弓弦,紧张地注视着正与那血兽怪物缠斗的白婉儿。

    “白学姐在干嘛?”于宴祖奇道。

    “她在你刚昏迷后冲过去和血兽战斗……诶这什么鬼?”颜翠梅刚都没来得及关注战场那边,这时候看过去,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原本血兽身上那蓬乱一团如同线虫一般的攻击性、隐秘性极强的古怪血管,与白婉儿的青丝纠缠在一起后,正被她一条条地编成辫子……

    没错,就是女孩子用长发编成的,那种在人界最常见的辫子!

    不,应该说更像是黑人最爱的、为了凉爽透风、防止跳蚤虱子等虫子在人的头上横行、紧贴着头皮的、一小撮一小撮编成的脏辫……

    这才多久功夫啊,血兽身上的万千条四下凌乱发散的血管,就被白婉儿编成了数十束整整齐齐的血管。而且还能看得出来她还很耐心地每编一小段就将血管打出一个蝴蝶结,既美观又时尚还——特别的难解开!

    于宴祖还记得之前白婉儿说过的话——她这十年多来无所事事,每个晚上都无聊得给自己编辫子,不止一次地强调过她十分擅长这个。

    看来这是专业对口了啊。

    从葬爱家族主力成员造型转化为黑人说唱歌手造型的血兽,想必此时内心是很崩溃的。毕竟人家为自己编脏辫,除了美观之外还是有一定的实际用途的——非洲地区气候炎热,吸血寄生昆虫上肆虐,弄个脏辫除了洗头的时候麻烦点其他时候还是蛮方便的,能编一头好脏辫的人都会受到别人的羡慕,据说还能用来撩妹:

    “你看我这脏辫是不是很棒?编了十个月造型都没散!辫子间的纹路还特别赞,这十个月来我就用铅笔头上的橡皮擦擦一下头皮就非常干净了……”

    但身上的血管纠结在一起的话就糟糕了,使得血兽完全无法再灵动地指使它们了——还指使个屁啊,一米长的辫子上至少打了七十八个蝴蝶结好吧!

    狼群见到血兽威胁最大的武器被解除之后,也接近过来小心翼翼地发动了攻击,发现对方真的除了使用四肢挥击之外没其他办法对它们造成有效伤害之后,甚至连怂在远处的短面熊也加入了围殴大军。

    而蒙虎更是乐得抽空射上几道冷箭,这么好的靶子平时去哪找!还是那种一箭射出去能溅出一大片血液的,这打击感还爽过玩只狼好吧!

    而白婉儿则是在功成名就后退了回来:“咦于宴祖你没事了?唉真是累死我了,这辈子都没编过这么难编的辫子……”

    说罢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随着狼群与短面熊围殴的深入发展,血兽的那暴虐的气息已然越发虚弱。

    于宴祖发现血兽身上新近被撕下来的血肉,如果离血兽距离比较近的话会自主尝试着蠕动着爬回去它的身上,但被灵焰灼烧过后就会失去了活性,成为真正的一团死肉了。

    然后他就开始了愉快的烤肉之旅了……

    说也奇怪,那还有着活性的血肉散发着恶臭的血腥味,但在被灵炎烤过后却传来了扑鼻的香味,光是远远闻着就胃口大开了。于宴祖也知道这种古怪异常的东西千万不要作死去尝一尝,强行屏蔽了嗅觉,一心专注只做烤肉。

    但旁边还在战斗着的灵狼们和短面脸就不是这么想了,这tmd哪还是战场啊,简直就是自助烤肉馆了好吗!

    那遍地都是芳香四溢的烤肉,偶然还能看到一块烤得金黄焦香脆嫩的带骨肉排,上面的高温油脂还在滋滋作响……

    颜翠梅作为大家族的掌上明珠,自然不会随便在外面乱吃东西,但蒙虎这假大个就不同了,这两天的路赶下来他早就饿得发慌了,身上带的干粮吃着就觉得噎。平日里他也是知道于宴祖做灵炙是一把好手的,当下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捡起一块于宴祖刚烤完的血兽肉就想往嘴里塞……

    “你作死啊!馋也不是你这个馋法的!”刚抓起来一块肉正准备烤炙的于宴祖眼疾手快地一下子打掉了蒙虎手上的烤肉,“这东西闻着是香,但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不是能吃的东西好吗……嗝儿~”

    于宴祖抓着的那块肉有乒乓球大小,被血液浸透的肉自是滑腻非常,在他张嘴教训蒙虎的时候,灵性未失的肉块突然伸出了了几条血管,用力在他手掌上一蹬!

    一个没抓牢之下,这肉块就跃入了他的口中,骨碌一下子就滑进了胃里……

    于宴祖倒吸了一口凉屁,正准备抠喉呕吐的时候,脑海中“叮”的一声再次响起了系统的提示:

    “——检测到宿主体内有未与绑定的dna进入!”

    “——跑手多次违背平台公约,现将对跑手作出重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彩18选7怎么玩_重庆快乐十分怎么样-竞彩怎么样 欧洲超级杯| 死神| 周笔畅| 长城| 重生之最强剑神| 汉尼拔| 生化危机| 诛仙| 科大讯飞| 王俊凯|